你,我,她,我们在一起。

树,没有变化,是我在变化,是岁月在变。


上海市区的风真冷,和临港一样
12月,注定是个离别的季节
从南到北

“这个城市 到处都有光
人造的光明 到底驱散不尽夜的幽灵”

有些离开,义无反顾
多年后,离不开的不再知道是什么

有些人天生为黑色而生 注定活成一抹残影
有些人天生为爱而生 是陪伴 是坚守
是一往无前直撞南墙与永不回头

于我们,其实每个日子都一样
循环,轮回,浮萍,无根

渴望 从前慢的日子 没有欲望和冥想
一个人真实 和自己达成和解

因为那极致的幸福 只存在于孤独的深海

the only easy day was yesterday.

©没有
20171201 Shanghai

但愿人长久。

心里苦

人生如戏

结婚的是V不是我

雨后的松江

你不知道的事

诗和远方

#27岁来临前小记1#

每隔一段时间发发都会问

“在上海工作好不好 累不累 有意思么? 没意思 就回来 帮我做也行 开店也行 做旅游也行...”

突然有些感谢这个只有微信的世界

因为倒不至于电话里听到后保持一段沉默来得尴尬

小时候 有人问起 长大想做什么的时候 第一个想到的总是 像他一样做一个businessman

从小是被放养的 家里没有什么管束 当然也就没有什么引导了 并不知道要成为一个商人应该去练就什么样的本领

不曾想过长大是现在这样

上海这季节 下过午饭 一股子热风 直犯困 于是回到办公桌上小趴了一会 却不料一个同事把每个小睡中的其他同事拍了个照并po到了微信群里 想来觉得她脑子可能秀逗了

一个女人如果不介意男生看自己的身体
那她一定是喜欢上他了 #地铁里某车友的手机页面#

今年过年谁也没见

我说 没关系 反正我喜欢孤独

今天的风从脚底凉到头顶 和往常一样 楼道里的灯没亮 钥匙插进去右转半圈 开门拖鞋进卧室 没有开灯

还好有电暖器可以陪我一起

#腊月二十四
他们总是会习惯我们的缺席#

【流水的一天】
去了老字号 排了长长的队 结果竟限购 只能买两斤蝴蝶酥 先是拿错了一张没钱的银行卡 有点尴尬 后又机子无法识别 重复刷了好几次 最后上上下下提了八斤战利品 夜里去了纯k仨个钟头 离开时 上了出租起步不久 想起了落下的战利品 让司机回头开一下 竟被拒绝了 “那你下车吧” 于是小跑取走了战利品 还好打到了容易的车 不算太糟

那么 就晚安吧

好久不写字了

是是非非